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9年03月25日

我弟弟2歲時做了體格檢查。他第一次沒有父親陪同

今年爸爸的工作特別忙,不要說每天早、晚,周末也經常在家工作,所以弟弟兩歲時的常規體檢,爸爸一定不能請假陪。想到媽媽也經過了無數孩子的例行體檢,也應該是一條輕松熟悉的路,再加上沒有什么特殊的問題,然後預約,媽媽和弟弟一起去!許多全職母親也必須如此。今天(3月6日),兒科醫生看到他父親不在,有點驚訝。


[壞心情]今天的哥哥,昨天晚上可能睡不好(有點咳嗽),也許也是因為大牙,所以早上聚在一起,心情不是很好,不僅我上幼兒園送哥哥的時候,我還要抱媽媽,甚至體檢,也是粘在我媽媽身上的。[壞心情]今天的哥哥,昨天晚上可能睡不好(有點咳嗽),也許也是因為大牙,所以早上聚在一起,心情不是很好。如果有什么我不喜歡的,我就會哭。


在大廳等護士的時候,我對玩具感覺好多了。當護士走出辦公室給他弟弟打電話時,她開了個小玩笑。母親帶走了弟弟,大廳裏還有另一個帶著女兒的母親,因為兩個孩子都是同一個兒科醫生,所以他們都是同一個護士。當護士出來喊哥哥的名字時,也可能是因為香港的護士不會講普通話,而弟弟和女孩的名字也很相似。起初,兩位母親都認為自己是小女孩。但後來母親聽到哥哥的姓“D”,繼續問,才知道是弟弟。


小童鞋品牌PLAE專為活潑好動的小朋友們設計,鮮豔奪目的色彩,加上防滑的柔韌鞋身設計,貼合孩子腳形,為仍在成長中的雙腳提供最貼心保護。

[抱著母親]護士完成了測量並詢問了所有問題,例如:母親是否需要請假?有人在家吸煙嗎?孩子有過任何藥物過敏史嗎?然後她離開了,我母親帶著她的兄弟在辦公室等醫生。孩子真的緊緊抓住她的母親,不願意放手。我希望我的兄弟坐在椅子上或檢查床上,他不願意。


[可憐的哭聲]估計我哥哥在上次體檢時還記得接種疫苗的經曆(今天體檢沒有疫苗)。起初,我母親抱著一個安靜的孩子。當兒科醫生打開門的時候,她立刻痛哭起來,這可以說是哭鬧和奔跑。孩子們的表現,讓兒科醫生都不知所措,不知道怎么做,所以整個體檢,都是在弟弟的哭聲中進行的。


和往常一樣,例行檢查是例行檢查,如生殖器、面腔等。弟弟的耳朵和鼻腔幹淨,小牙齒也塗成白色,所以兒科醫生對結果相當滿意。


[語言能力]然後問哥哥的語言能力,媽媽說,和哥哥相比,似乎很落後,記得那個兩歲的弟弟,已經能夠和他的媽媽溝通了,現在的弟弟,仍然只限於單詞或單詞,句子。就像“媽媽再見”、“阿姨再見”、“走吧”等等。小兒科醫生的回答是沒有問題,因為雙語環境會較同齡的單語兒童較晚,而根據母親所說的情況,弟弟並沒有落後,我的弟弟很先進,所以我覺得我的弟弟很落後,我的媽媽也不用擔心。


嬰兒奶粉 比較適合敏感型寶寶

母親的最後一句話:經過兩年的體檢,即使一年,兒科醫生也說,希望在三歲以前的弟弟,最好不要去見她,雖然無情但正直,希望弟弟健康健康,不要生病!是的,孩子的健康身體,是母親最大的安慰,但在這個詞的心裏,這兩個兄弟的體質非常好,繼續是非常好的哦!我哥哥第一次生病的時候是兩歲半("兩年半了,兄弟第一次生病的經曆")。我希望我哥哥能打破這個紀錄!


相關文章:

教孩子承認錯誤和承擔責任


兄弟的24個月,自決能力的迅速發展


閨女和我變成了粘性妖精


小玩偶大用途


玩具如何彌補伴侶關系的缺失

  


Posted by 豬寶貝lisa at 15:29Comments(0)